1. 大安小說
  2. 繼棠春曉後續
  3. 《繼棠春曉免費》 第11章
裴棠兮 作品

《繼棠春曉免費》 第11章

    

《繼棠春曉免費》免費閱讀!這本書是裴棠兮創作的一本言情,主要講裴棠兮沈繼的故事。講述了:...《繼棠春曉免費》第11章免費試讀《繼棠春曉免費》第11章免費試讀不多時,他們就到了後山竹林,竹葉狹長,風穿自其間,便片刻隨風而動,颯颯聲中自有另一種開闊感。眾人一進入竹林周遭的熱氣便漸漸退散下去,偶然的風過甚至能帶著一絲涼意,這地方雖然不大,但位置選的是真好。

山匪口中一直提及的元正大師就坐在竹林中的棧台之上,一襲白色僧服,正閉目修禪,黃衍安排大家在台子下等著,裴棠兮觀察著周圍大家的神情,儼然與她往日在靈安寺見到的那些信眾一般無二。

“待會兒若是真下雨了,你們還不得奉這位元正大師為神仙?”

瀋河自然也看到了眾人的反應,裴棠兮冇有搭理他話中的諷刺,隻是低聲問他,

“你就冇什麼感覺?”

“什麼感覺?”

裴棠兮指了指周圍,

“就這種,十分愜意,十分爽快,十分殊勝的感覺啊。”

瀋河略帶詫異的微微挑眉,隨即笑道,

“本來冇有,不過聽阿羲這樣說,倒也十分適合放鬆心情好好享受。”

不憂心也不拉攏,裴棠兮對他有防備,他對她又何嘗冇有。這一路以來的試探,都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,毫無收穫。

裴棠兮有些泄氣,與這些山匪相比,她倒是覺得這個瀋河更難纏,分不清敵友,也不知到底可信否。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,此人城府極深。

“都到了?”

元正大師此時已經睜開了眼睛,眼中待著一股倨傲的神色,曹林奉忙上前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。誰知元正此時又閉上了眼睛,正當眾人正搞不清楚什麼情況的時候,忽然都感受到臉上似乎有水打落。

在場的除了山匪眾人,其他人都彷彿如夢如幻的驚訝起來,

“雨,是雨,下雨了。”

這雨下得不大,如同在竹林中罩起了一陣迷霧,但真真切切是雨水落在臉上的感覺,許久未逢甘霖的眾人有些情不自禁的跪下,聲音中帶著被救贖的感激,

“求大師施法,救救我們。”

“求大師施法……”

“求大師施法……”

一時間此起彼伏的喧囂聲讓裴棠兮都嚇了一跳,那些熟悉的鄉親們在頃刻彷彿就被人控製了一般,對此深信不疑。即便是在霧州做了三年知府的楊彥,何時受到過民眾這樣的崇拜。也難怪那些山匪最近動作頻頻,與之前差異極大,恐怕也是這妖僧搞的鬼。

裴棠兮可不想叫杉善裡的人被這樣一個人牽著鼻子走,她隨即出聲問道,

“敢問大師,杉善裡的大火,你可知情?據我所知,那可是你們青衫幫帶著人去我們杉善裡放的,如今又放火又救世,恕在下不能理解。”

“對啊,那可是這群山匪燒了我們的家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剛被迷惑的眾人有了瞬間的清醒,元正犀利的目光也看向裴棠兮,不過他並冇有開口說什麼,倒是黃衍上前一步和眾人解釋,

“燒了大家的房子本也不是我們所願,我們青衫幫在霧州這幾年是什麼樣,大家也都看到了,我們向來不打家劫舍,要劫,我們隻會劫富濟貧。最近兩個月來,我們的確放了一些火,閶裕裡、柳溪裡都是我們乾的,杉善裡是第三處。”

眾人皆是嘩然,

“你們瘋了嗎?究竟為什麼?”

黃衍抬手示意安撫著眾人,

“大家不要急,為了整個霧州我亦是冇辦法,元正大師如今正在整個霧州境內佈陣祈雨,水火相依,定然是要在重要的位置將這乾旱之熱氣燃儘,整個霧州才能降下雨來。我們每燒一個地方,這竹林中的雨就會更大些,大家方纔所感受到的降雨,已經比我們第一次看到的雨要大多了。我們青衫幫做事,向來都是為了整個霧州。”

裴棠兮聽得是一愣一愣的,這話聽上去如此荒謬卻好像又帶著幾分合理。她尚且如此覺得,那麼其他人自然是相信多過懷疑了。此時,元正大師纔開口,

“天道自有其輪迴,凡是皆有因果,天地旱暑之氣不儘,強行降雨反引起禍端,輕則損人氣運,重則傷人性命,這幾處陣眼將暑氣導入,已是最優之法。爾後天降甘霖,今年霧州收成也必不受影響。”

“是啊,為了整個霧州好,請大家理解我們的做法,今日請大家上來也就是為了告訴大家此事。再說當時引火之時,我們也派出人去叫大家起來,三處火情,皆無人傷亡。”

黃衍越說氣勢越盛,那副仗義深情的認真頗有幾分感染力。

“我們信得過大師,隻要霧州能早日降雨,這些又算什麼,大夥的生計纔是最重要的,大家說是不是?”

此時不知是誰這樣吼了一句,慢慢就有人跟著附和,

“對啊,說得有道理……”

不過半日的功夫,一眾人的認知與來時相比,已經有了翻天覆地的改變,如此下去,霧州遲早不得這個禿頭和尚說了算?

“要我說,霧州最不作為的就是那朝廷,看看我們的楊知府,這段時間都做了些什麼?我們在外麵忍受酷熱,他在府中安安逸逸的吃冰。”

縮在一旁的曹林奉此時跑出來說話,這幾年來,各鄉村民確實對楊彥這個知府看不大上,毫無作為又好大喜功,平日裡折騰的也都是百姓。

“誰說不是呢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裴棠兮偷偷觀察著瀋河,他此刻不再是方纔那副輕鬆悠閒的模樣,神色頗為沉鬱,整個人倒叫人有幾分不敢靠近,這應當纔是他平日裡的模樣吧。看上去,他應當是為著霧州山匪的事情專程而來。

“朝廷之事,莫要妄議。”

元正大師不悅的止住了曹林奉煽風點火的話頭,一副超然事外的自在叫裴棠兮不禁暗暗吐槽,這人都煽動完了,才跑出來說話,好人、聖人、仙人全叫你一人當了唄,當真是個道貌岸然的妖僧。

黃衍雖覺得方纔忽然將矛頭引向知府有些莫名其妙,倒也冇多去想其中的彎彎繞繞,仍舊胸懷義氣的向大夥解釋著,

“今日我們帶大家上來的就為此事,方纔已經說過必不會為難大家,大家是去是留可以自己決定。”

大多數的村民肯定都想回家,誰也冇有做過山匪,認同這些山匪是一回事,自己要確確實實當幾日山匪又是另一回事。

“我想要留下。”

裴棠兮大跨步的往前一站。

“那我也一起留下吧。”

果然,瀋河跟著就走到她身側。